孵化器巡禮

廣西:加快科技企業孵化器建設推動“雙創”

  

這是一組振奮人心的數據,這是一份出彩的答卷:從2011年到2016年,短短6年間,廣西科技企業孵化器從9家發展到58家,孵化面積從40萬平方米增至近200萬平方米,在孵企業從700家增長到2000多家,在孵企業總收入從12.8億元增長到38.8億元,專利擁有數從237件增長到1593件,覆蓋全區的孵化服務網絡基本形成,創新創業風生水起…… 這一驕人業績,不僅昭示著廣西科技企業孵化器發展的加速度,更體現了科技企業孵化器作為科技成果轉化的理想平臺,使眾多藏于深閨的科技成果在市場中落地成金。

找準支點:厚植孵化器創新創業沃土

“從1989年第一家科技企業孵化器桂林科技創業服務中心成立,到2010年的21年時間里,我區只建成了9家孵化器,從業人員150名,孵化器的發展曾一度舉步維艱。”具有27年孵化器從業經驗的南寧新技術創業者中心總工程師劉耀寧稱“十二五”之前孵化器的進展節奏緩慢。

由于受經濟、科技、環境等因素的影響,廣西科技企業孵化器推進工作心有余而力不足,至2010年底,孵化器擁有孵化種子資金3000萬元,在孵企業擁有發明專利65件。

為了加快科技型企業孵化器建設,自治區政府2012年出臺《關于全面加快我區科技企業孵化器發展的實施方案》。自治區科技廳高新技術發展及產業化處的負責人認為,這一文件最重要之處在于找準了加快孵化器發展的支點,明確規定了孵化器建設納入各市的政績考核目標,由此極大推動了全區各地建設孵化器的積極性和主動性,使我區孵化器在規模、布局上實現了飛躍。并從保證建設用地、強化財政支持、創新運行模式、提升孵化能力、筑牢創業投融資服務體系等方面入手,厚植科技企業孵化器創新創業沃土,幫助創業者實現夢想。

得力的措施換來喜人的成效,截至2016年底,廣西擁有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8家、自治區級30家,科技企業孵化器58家,從業人員600多人;在孵企業2000多家,提供就業崗位3萬多個;擁有孵化種子資金9000多萬元,當年在孵企業研發投入2.67億元,申請知識產權1923件;幫助近200家企業對接資本市場。

如今,科技企業孵化器猶如一顆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八桂的紅土地上,助力創新創業熠熠生輝!

化解痛點:幫助企業走好“人生第一步”

“如果當時沒有孵化器雪中送炭,也就沒有企業的今天。”回憶企業的發展歷程,一銘軟件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余時均對孵化器救急解困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2009年,一銘軟件入駐南寧高新區軟件技術園管理服務中心(孵化器)。2013年企業經營遇到困難,3個月發不出工資。作為沒有廠房、設備等固定資產的輕資產型科技企業,一銘軟件很難符合銀行的貸款條件。正在“一分錢難倒英雄漢”的時候,孵化器的工作人員主動上門服務并聯系銀行,找高新區的擔保公司提供擔保,只用兩個月時間就辦妥了300萬元的貸款。

正是這及時雨幫助一銘軟件渡過了難關,公司發展從此進入快車道,并于2014年在北京新三板成功掛牌上市,2016年從孵化器順利“畢業”。

一銘軟件只是廣西各級科技企業孵化器服務企業的眾多例子之一。“萬事開頭難”,對于一家初創企業來說,資金、場地、政策、人才、市場……哪樣不是一座大山?很多原本具有潛力的新生企業,往往就因為后繼不足倒在了“爬山”的途中。為了幫助更多的企業走好“人生第一步”,各級孵化器針對企業在初創及成長期所面臨的痛點制定措施,一一化解。

以融資為例,以技術、智力等“軟”要素為主要資本的科技企業,往往缺乏設備廠房等“硬”資產,不是銀行理想的放貸對象,因此“錢從哪里來”也就成為普遍難題。針對這一難點,各級孵化器積極創新投融資體制。如我區2015年唯一被科技部評為A類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的桂林科技創業服務中心,為解決種子期、成長期企業資金流動性問題,建立了企業融資平臺,設立了2000萬元的孵化資金及1000萬元的產業引導資金,先后為60多家企業提供了100多筆合計2481萬元的信用借款和風險投資。

打造亮點:助推孵化器投資主體多元化

到位于南寧市高新區的中盟科技園采訪,站在剛裝修好的新辦公樓上,副總經理韋利婷的介紹卻從食堂說起:“我們園區自營食堂,有專業的廚師,食材采購也是精心挑選的。”目前該園區的入駐企業已達138家,空間有限,他們拿出一層樓來專門作食堂并不是任性的結果,而是因為“有一個能好好吃飯的地方讓大家更安心,更有歸屬感”。

中盟科技園由民營企業中盟東方投資有限公司建設運營,以軟件外包產業為特色,2014年被評為國家級科技企業孵化器,是我區首家民營的國家級孵化器。

與國內大多數地方一樣,過去我區的孵化器也是以政府為主導,性質為事業單位,管理人員主要來自體制內,依托政策優勢提供注冊、稅收、補貼等幫扶手段是其強項,但是管理人員普遍缺乏企業創立管理運營的經驗,而這恰是民營孵化器的擅長。

“因為大家都是做企業出身,有很多共同話題,這也是為什么我們堅持要自辦食堂的原因。這不僅僅是個吃飯的地方,也是一個溝通的平臺,在邊吃邊聊的輕松氛圍中,入駐企業的困難、需求、想法等信息都會充分交流,我們可以及時跟進服務。”韋利婷說。

民營孵化器的異軍突起成為我區科技型企業孵化器發展的一大新亮點。如今,全區38家國家和自治區級科技企業孵化器中,共有民營孵化器25家,占總數的65.8%。除了中盟科技園,民營的桂林民華企業孵化器去年也獲評國家級孵化器。夢工谷、聯訊U谷等一批地產投資型孵化器發展勢頭也良好。

民營資本的進入,不僅擴充了孵化器的投資主體,而且這些民營企業本身就是市場的弄潮兒,除了傳統的政策扶持,他們更能提供企業發展所需的戰略制定、市場開拓、風險投資等服務。同時,越來越多的民間資本以直接投資、合資建設、出資入股等方式參與孵化器建設,既是服務方,又是投資方,與所孵企業利益捆綁,共生共長,更有效提升孵化的質量和效益。

攻克難點:推動孵化器提質增效創新發展

“下一步,我區通過政策引導、稅收優惠、場地支持、投融資渠道建設和公共服務平臺搭建等方式,實施科技企業孵化器倍增計劃,推動孵化器建設提質增效創新發展。”自治區科技廳廳長曹坤華向記者描繪了今后孵化器的發展藍圖,“我區的孵化器建設已從1.0時代(單純以提供辦公場地等硬件設施為主)、2.0時代(硬件設施外,還提供政策支持、咨詢培訓等專業化服務),不斷向3.0時代(走專業化孵化道路)、4.0時代(傳統與新型孵化器共同發展的眾創時代)轉化升級。”

——積極發展眾創空間等新型孵化載體,使創業孵化服務不斷向前端和后端擴展,為處在不同發展階段的科技企業提供全鏈條、個性化的孵化服務。截至目前,已發展自治區級眾創空間27家,國家級眾創空間11家,涌現出一批如廣西北斗智能產業眾創空間、廣西科技大學EST智能硬件創客實驗室等具有特色的“雙創”平臺,“孕育-孵化-加速-科技園區”的“雙創”孵化鏈條初步形成。

——以孵化器建設推動產研結合,加快科技創新和產業轉化。從產學研合作機制入手,建立健全企業與高校、科研機構、創客等方面協同創新機制。我區明確規定研發團隊和完成人可獲得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收益所得70%~99%的獎勵,去年,全區獲認定的350家高新技術企業共投入研發費用78.5億元,帶動近萬名科技人員創新創業,實現銷售收入2053億元。

——圍繞區域產業發展特色,走專業化孵化道路。從原來單個企業、單個項目孵化,發展為整個園區圍繞一個產業鏈,孵化一個產業集群。“十二五”期末,廣西的專業型孵化器共有12家,占總數的40%。目前,廣西的專業型孵化器發展涉及電子信息、生物醫藥、新材料、繭絲綢加工、汽車及零部件制造等多個產業領域,形成了如廣西宜州繭絲綢產業孵化器、南寧新技術創業者中心的生物工程中心、桂林科技創業服務中心的動漫產業園等一批具有廣西區域特色的專業園區,專業型孵化器成為區域特色產業發展的助推器。

五分彩走势图 大富豪棋牌官网app下载 没有赚钱斗什么意思 13号云南十一选五 体育即时比分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 在线玩ag澳洲幸运8 官方斗地主提现金 四川金7乐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组选奖号280出现的前后关系 手机百赢棋牌游戏 排列三走势图 学生没有本钱怎么赚钱 永利棋牌源码 预测青海十一选五 20选5投注金额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